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恺的博客

 
 
 

日志

 
 

李友和他的丰田FJ  

2009-08-13 08:3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友来到北京已经很多年了,初来北京之时也是一个文艺青年,那时对于生活、对于理想都没有具体的规划,李友认为年轻可以让一切变得简单而充实,事实上他错了。

到北京后的第三年,李友有了一辆丰田FJ,他很喜欢,很多人都很喜欢,因为这辆车对于太多人都有诱惑,李友觉得这辆车已经成为了他生命的全部,虽然李友也觉得这样有点小女生的嗲,但他依然很爱惜。

李友初来北京的时候住在鼓楼东大街,据说那是北京文艺青年的圣地,他那时觉得自己也是文艺青年,长长的头发,瘦瘦的身材,有着对于现状的迷茫和对于未来的憧憬。至今,李友都很怀念那段时间,因为他是自由的。很快,李友便有了一个女朋友,一个典型的北京女孩,刀子嘴、豆腐心,李友很喜欢跟她在一起,不只是因为生理上可以随时解决自己的需要,更主要的是,女孩可以从并不远的家里带来各种美味的食物跟李友在那间潮湿的平房里分享。现在看来,那时的李友是幸福的,可李友并不满足。当漫天的飞雪散落在千年北京城的各个角落的时候,李友感到从未有过的寒冷,那年冬天,李友没钱了,女友跟着同学去外地写生,留下李友空荡荡地呆在北京,李友也是从那天开始知道什么是孤独,但这孤独只是没有人陪伴,当很多年后,已经有人在他身边陪伴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孤独,他觉得这才是世界上最有力的惩罚。

李友不会去找工作,首先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文艺青年,工作跟他没有丝毫关系,但是李友并不明白文艺青年到底该干点什么。他曾经很羡慕那些背着琴同样高高瘦瘦的摇滚乐手,但李友不会弹琴。李友同样羡慕那些可以随意涂抹自己心情的画家,但李友与美术更是毫不相干。所以,李友只有这样一直耗着。其实,李友在他的心里觉得一直有一种不劳而获的心思在作怪,每当他看到女孩或女人开着一辆好车在他身边飞驰而过的时候,他都会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捕获猎物”。这也许是李友最伟大的理想了。

 

                                          1

李友的北京女友在次年北京依然寒冷的春天回来了,李友又开始有了美味的食物,又开始有了性生活。但在生活上,他依然耗着。

这年的四月,李友的女友班上同学聚会,李友也被拉去了朝阳公园西门的一家西餐厅。李友不会吃西餐,李友的女友也不常去,在从鼓楼出发前,女友从家里带来了水饺,跟李友说:“晚上肯定吃不饱,回来后咱俩继续吃饺子”。李友觉得这个想法很可笑,既然吃不饱为什么又要去呢?

事实上,落座之后李友明白了,女友的同学其实都在装,每个人都在端着上流社会的架子,一份牛排足够他吃一个月的方便面。这顿饭吃得索然无味,但这顿饭确改变了他的一生。

李友认为这顿饭的确是吃不饱了,所以他索性到楼下去抽烟,看着繁华的好运街,他觉得自己其实很渺小,无数美女在男人的簇拥下孤芳自赏,李友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地觉得自己很渺小。

一辆奥迪A4停在了他身边,车窗滑下,一个并不年轻的女人伸头问他,“小伙子,从哪上三环?”李友笨拙地比画着,这女人似乎不是很满意。车子开走了,李友看着京F的车牌,心想,她怎么会不知道从哪上三环呢。

奥迪A4开出十米后倒了回来,车窗再次随着好听的声音滑下来,“小伙子,给我留下你电话吧,不妨告诉你,我很喜欢你。”李友没有思索,把电话告诉了她,李友看到了她拿着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手机熟练地操作着。其实,事后李友想,他留下电话完全是看在奥迪A4的份上。

李友的北京女友也就在这时蹦蹦跳跳的出来了,看到李友在跟一个开车的女人说话,马上跑上来挽住了李友的胳膊,并不年轻的女人问:“这是你女朋友?”李友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到是北京女友很干脆的说:“对,赵小佳,李友的女朋友,你好。”并不年轻的女人很轻蔑的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北京女孩,嘴里嘟哝着:“李友、赵小佳”。车窗随着很好听的声音滑了上去,并不年轻的女人加大油门离开了。

北京女孩的好心情被这个并不年轻的女人破坏了,但她唯一能做的只是冲着李友发火。“李友,你为什么不直接跟她说我是你女朋友。”“她到底是谁。”“丫有辆车就了不起啊,丫懂不懂礼貌。”这是北京女孩第一次对李友说“丫”这个字,李友其实很反感北京人说话总有个“丫”字,他不认为这是什么好话。李友用尽了他所有的耐心去解释,其实他和并不年轻的女人之间真没有什么事,要说留电话是个错误的话,那么李友可以说是出于礼貌,总之在回鼓楼的公交车上,北京女孩一直不依不饶。李友知道如果到了鼓楼她还是这样喋喋不休,他的耐心会彻底绝堤。

庆幸的是,当北京女孩看到饺子后已经淡忘了这件事情,跟李友在床上云雨过后,她已经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但李友对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快忘记,李友想,那个女人只是喜欢他,她可以跟无数男人说她喜欢别人,说不定在那天晚上,她就已经躺在了其他男人的床上。李友觉得他该忘记这个女人,因为这没有什么意义,李友即便是想不劳而获,但不至于去跟一个并不漂亮的老女人去谈情说爱,但李友明白,这个女人很有钱,这点对于李友有着足够的诱惑力。

  评论这张
 
阅读(19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